2011年07月25日 星期一 下午 06:28

我是高橋和希。

如各位所知,我是知名的漫畫--遊戲王的作者,同時也是遊戲王R、遊戲王GX、遊戲王5D's等系列的監製,作畫的是我助手們。老實說,我會封筆的原因有三,一方面是手部因為長期繪製圖稿而產生髮炎的狀況,另一方面是透過這部漫畫,我現在的經濟狀況其實還算不錯,並不需要每天趕稿來維持生計。

但更重要的一點是,我無法看到一個掛了自己是作者的漫畫,然而畫面卻不是我腦中的那樣。曾經我一度因為這樣良心的譴責而想封筆,無奈埋了主角的身世這一條主線,只好在最後把主線收完之後才正式的告結。

很多讀者常常問我,為什麼漫畫的前後期走向差別那麼大,從一個每一集跟別人玩不同的黑暗懲罰遊戲的主角,變成一個只會玩撲克牌遊戲的現世法老王呢?我曾經試著跟他們解釋,這些東西在本傳的埃及篇,也就是法老王的記憶篇寫得很詳細,但顯然其實他們並不接受這個結果。

好吧,既然會問這個問題,相信這些讀者也是從第一二集看到現在的,你們年紀應該也不小了吧?哪怕你們剛開始看的時候只有十歲,現在說不定都已經半隻腳踏入這個殘酷的社會了。我現在要說的,是這個作品背後的真相。

一個由現實所堆積起來,令人做惡的真相。

要從我單行本出到第七本左右開始。當時剛連載完遊戲一行人與貘良了進行的“怪獸世界”長篇,如同一開始連載的那樣,我開始進行每一篇獨立單元--或是說,Game--的創作。

其實創作這個東西很有趣,我自己也很喜歡玩各種小遊戲或是玩具,能把自己的興趣畫到屬於自己的漫畫裡,是我一生的夢想,即使漫畫家並不是個薪水算很高的工作。這也是我對自己感到驕傲的地方,因為和其他漫畫作者比起來,我的漫畫顯得相當特別。

我也知道喜歡看漫畫的主要都是學生,這樣的漫畫對他們來說應該也比較有意義吧?
總比看打打殺殺或是愛來愛去的漫畫好。

然而,某一天我接到了一通電話。
為了排版方便,我還是用高橋來稱呼我自己吧,更何況某種程度上,我覺得我已經不是當初創作這部漫畫的高橋了。
高橋:“餵?你好,我是高橋,請問您是哪位?”
編輯:“高橋老師您好,我是Jump的編輯○○。”
高橋:“啊啊,編輯大人你好,請問有什麼事嗎?”
編輯:“是這樣的,根據前幾個禮拜的回函,你的漫畫已經墊底很多次了。”
高橋:“(驚訝)什麼?這樣的漫畫沒有人喜歡看嗎?”
編輯:“或許是吧,我念幾個簡短的回函給你聽好了,'那個遊戲王真是無聊斃了,人物畫的比例超奇怪,面目又猙獰,還玩一些莫名奇妙的Game,到底什麼時候才會結束啊? '、'我看漫畫是要休息的,我才不想看像遊戲王這種沒有掛偵探漫畫的類別,卻要花那麼多腦筋思考的鳥東西'、'遊戲王的作者腦袋裡到底裝什麼東西啊?主角還蠻常靠小聰明才會贏,這樣子真的有比較正義嗎?懲罰遊戲都不懲罰遊戲了’。 ”這些話雖然簡短,卻彷彿一把把的利劍刺入我的心房。

高橋:“不,不會吧,其他那種利用打架或是武器戰鬥的漫畫,才會真正扭曲讀者的價值觀吧?”
編輯:“高橋老師你不懂,這是漫畫雜誌的現實世界啊,少年們正血氣方剛的,需要看這種漫畫才會過癮、熱血、刺激、震撼啊!”
高橋:“可是我的遊戲也很精采啊,每個Game我都要想好久呢,常常為了編制Game本身加上故事情節的包裝,一個禮拜都快不夠用了呢!”
是啊,相信這幾年愛玩桌面遊戲的你們也了解,要憑空想出一個遊戲並不是很容易的事,哪怕我的Game的規則恐怕只有一般桌面遊戲1/3不到的量。
編輯:“唉呀呀呀,高橋老師你還是沒了解我的話呢,我們Jump的口號是什麼你還記得嗎?”
高橋:“......友情、努力、勝利。”
我想起了一開始畫的時候,編輯跟我說的那六個字。

編輯:“對啊,你問問看自己,你的主角努力過了嗎?他不過就是個靠著寄宿在千年積木里的靈魂,每次玩Game時不斷的讓法老王上身,耍小聰明,開大絕招,根本沒有在自己的Game中輸過,甚至成長啊!講明白一點,他不過就是個髮型怪異,每次到了表人格危險的時候就會有里人格跳出來玩恐怖的Game,然後事後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的雙重人格患者而已啊! ”
高橋:“才不是咧!我要告訴讀者的是說,每個Game本身雖然有趣,但是若是用不當的心態藉由遊戲或是其他激烈、暴力手段而欺負弱者來抬舉自己成為王者,滿足自己醜陋的野心與慾望,這是很不道德的呀!我才想說利用Game這樣簡單易懂的方式,來告訴現在的青少年這樣的...”
編輯:“嘖嘖嘖,看來讀者們並不吃這一套呢,回函的數字會說話的!更何況我這邊可是有更為糟糕的事實喔?”
高橋:“你說什麼?”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編輯:“一直有讀者的父母寫信或是打電話來說,你漫畫中所謂的黑暗Game其實是在教導青少年做壞事喔!”
高橋:“咦咦咦?你說哪邊?”
我感到很震驚,我所創造的Game居然是在教導青少年做壞事?
編輯:“咱們就不要說你的主角群們幾乎都是考試成績吊車尾的不良少年了,很簡單啊,我們拿第一回來說好了,你可以說說看第一集的Game嗎?”
高橋:“嗯嗯,就是武藤遊戲拼好積木之後,法老王的靈魂寄宿到他的身體上,所以遊戲拿了爺爺給他的勒索費去找勒索他的風紀股長,Game規則是輪流把一疊鈔票放在手背上,用刀子去戳,玩家只能拿刀子有戳到的錢...”
編輯:“好的好的,到這邊就好。你知不知道可能會有多少的青少年真的去玩這樣子的Game呢?鈔票和小刀都是日常生活很容易取得的東西呢,萬一他們真的去玩,你負擔的起這樣的責任嗎? ”
高橋:“可是很多高中校園漫畫,也是常常出現拿著刀子的不良少年啊,有些裡面畫到的黑道還有槍呢!還有很多冒險漫畫拿著長劍、大刀在那邊揮舞,甚至是直接一拳就打在壞人身上的啊! ”
編輯:“高橋老師你沒看懂他們的漫畫啊,那是因為主角他們是站在絕對正義的一方啊!加上他們是要保護朋友,最後常常也是和平收場,不良少年被抓起來懲戒,壞人得到報應,主角就算受傷,醫院躺一陣子或是草藥敷一下休息個幾頁,就好了,連個傷口之後連載時都消失了呢,哼哼。”
高橋:“唔,這不是重點吧,那也不過才一回嘛!”
編輯:“家長投訴的還不只這一回喔,你還記不記得你曾經連載過一個神棍預言師的橋段呢?”
高橋:“還記得啊,就是杏子和遊戲遇到了一個預言師,遊戲在過程中發現預言師是會用激烈的手段實行自己所謂的'預言'的恐怖傢伙,還試圖利用麻醉藥將杏子迷昏之後非禮她,所以遊戲就用預言師的麻醉藥下面鋪好幾張計算紙,像是層層疊一樣,雙方輪流的抽出紙,把麻醉藥的瓶子弄倒了就輸了...”
編輯:“好的好的,看來你還記得很清楚。咱們先不要說意圖非禮的橋段好了,這種橋段所在多有,相信你也知道化學藥品有多危險吧,你這樣不但加深了讀者對於未知藥品的印象,甚至還拿計算紙這種容易取得的生活用品來鋪陳遊戲,豈不是在灌輸讀者危險的知識嗎?”
不是這樣的!
我感到我的心臟開始越跳越快,我要扞衛我創造出來的東西!

高橋:“可...可是你看名偵探○南的內容都常常出現古柯鹼、毒品、氰酸鉀、乙醚這些名詞啊,我看這幾個名詞出現的頻率比礦泉水啊、果汁啊、牛奶什麼的都高好幾倍,
不是引起很大的迴響,也沒有家長說話啊?而且金○一少年之事件簿在第一次的事件中也有女生因為同學的惡作劇,結果被硫酸還鹽酸潑到臉的鏡頭啊? ”
編輯:“咳咳,高橋老師,首先請不要常提起別家出版社的漫畫,雖然我是無權干涉你的喜好啦。不過基本上他們都是屬於偵探漫畫嘛,所以出現這些東西是很正常的啊?
而且他們不是也一直透過台詞表示,為了一些小摩擦而殺人是很可悲的事情嘛?主角其實也不希望絕望的兇手們選擇這樣的不歸路啊,更何況背後的動機常常都是很心酸的。 ”
高橋:“可是跟我的漫畫中,Game的輸家頂多發瘋一陣子比起來,直接畫出殺人的畫面還有寫實的屍體,才是更會影響青少年的吧!”
編輯:“唉呀呀呀,你的Game每一次的結果幾乎都是法老王開天眼讓對方發瘋產生不同的幻覺,讀者都可以未看先猜啦,你改過來也不過是最近幾回的事情,更何況我可以跟你打賭那麼寫實的屍體一定也會被投訴,最後作者們都只好畫得草率一點、乾脆翻白眼,或者是被迫轉型成其他類型的漫畫,殺人畫麵點到為止,才能避免被家長們告! ”
我那時也預料不到,編輯的話會成為真實,直到最近我才了解,那些作者也是對現實的家長們低頭了。
雖然說那些漫畫中的兇手,感覺動機越來越薄弱了,更遑論那些可憐的偵探漫畫作者,為了不被提告,而只好被迫加入動作場面、戀愛故事或是科學幻想的橋段了。
為什麼同樣不是限制級漫畫,他們可以玩那麼爽,我弄個麻醉藥就被批得要死啊!

高橋:“算了算了,還有呢還有呢,那也才兩話啊!”
編輯:“哎呀哎呀,你還想听啊,例子舉不完呢。你還記得你第四集有畫到一個俄羅斯輪盤的Game吧!”
什麼鬼啊?居然還有?我試著努力回想這一個內容,好不容易才想起來。
高橋:“啊啊啊,你是說那個吧,圭平和遊戲與城之內玩的中華餐桌轉盤的Game,桌上有六樣食物,三個玩家輪流轉動轉盤,把停在自己面前的食物吃下去,但其實這是圭平的陰謀,其中兩個食物--兒童餐和漢堡有下劇毒...”
編輯:“對對對,老實說我覺得這個Game規則很簡單啦,不過呢...你一開始就說了吧,桌上擺的才不是什麼高級料理,淨是一些小朋友吃的東西。”
高橋:“是有這樣的一句話沒有錯。”(可以回去翻第四集)
編輯:“唉呀呀呀,就有讀者的媽媽打過來告狀啦,說你這樣根本就是誘導小朋友犯罪,讓他們把一些有毒或是清潔劑什麼有的沒有的加在食物裡面請朋友吃,等到出事來再說是漫畫教他們的,更何況你下毒的東西還是小朋友超級愛吃的呢~~”
哼哼,終於有可以反駁的空間了,因為那個劇情...
高橋:“可是後來游戲不是贏了那個Game,拿到了解毒劑救了城之內嗎?圭平也因為遊戲破壞了操控的裝置,而轉到自己下毒的漢堡自食惡果了啊,這樣不是達到正義的目的了嗎? ”
編輯:“NO~~你以為現實之中吃個毒藥或是腐蝕性藥品,真的就有解毒劑喝下去就沒事的啊?都馬是要趕快作急救洗腸洗腎,還常常是直接死亡呢!那個時候我也用了你剛剛說的理由幫你擋掉了,只是最近你的漫畫好像遭到了教育機關還有映像委員會的關切喔,看來可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解決的呢,搞不好還要吃上官司呢? ”
不、不可能!不是這樣的,他們瘋了!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為什麼會是我!?

編輯:“其他的部分我們就不多提啦,什麼直接用噴漆噴別人臉啦、在速食店拿打火機直接燃燒高濃度的酒類啦....等等的,太多了。總之呢,我把現實情況告訴你,我再給你三期翻身的機會,若是你再墊底的話...你應該也知道我們會採取怎樣的行動吧? ”
高橋:“...中斷連載?”
編輯:“...之類的,或許我們還會公告聲明此漫畫家已結束連載,那就要跟你撇清關係羅,到時候我們想幫你擋都沒有辦法了。”
怎麼會這樣?
這是我想要的未來嗎?
我看著貼在眼前的公佈欄上,一些巧妙的Game點子,簡單的幾條規則,還有讓主角處於弱勢卻能巧妙反擊的方法、每次要出場不同負面個性的反派角色,那是我原本接下來幾週要創作的進度......現在卻已經到了盡頭?
失去了這個工作我還能做什麼呢?
到其他的漫畫家底下工作當助手?
卡通公司?
廣告公司?
不!我不要!
我不要過那種畫著別人創造出來的五顏六色的東西,為了賣出一個個動漫周邊商品而像個吸錢的機器一樣活著!

高橋:“我...”
編輯:“...雖然說我也是有幫你想到方法啦,只是不知道你接不接受就是了...”
高橋:“什麼方法!?”
那時我以為我聽到了天使的瓊音,直到現在,我才發現,那是惡魔的耳語。
編輯:“其實根據我們的統計呢,你的漫畫在兩個Game連載的時候達到了排行榜第一名。其他時間大部分就是第四第五名打轉,最近才下滑的。”
高橋:“什麼Game!”
太好了,看來讀者還是喜歡我創造出來的東西的啊!
編輯:“是第二集的魔術撲克牌,第五集和海馬最終對決又再度出現的那個Game。”
什麼?我聽到了什麼?
高橋:“不可能!那是我創作的Game裡面,我最不喜歡的幾個之一啊!規則漏洞百出,背後的意涵又很空洞,什麼在撲克牌裡面有玩家或怪獸的靈魂,根本就是個屁啊!而且什麼透過電腦影像就可以有這種技術,現在要看遊樂園的3D電影都還要戴眼鏡咧,這種東西那裡可行了啊?要我再繼續畫這個鬼Game,我寧願去死! ”
編輯:“唉呀,可惜青少年似乎對這個Game還蠻感興趣的呢,你也知道小朋友很喜歡酷炫造型的東西嘛,這種東西才合我們Jump讀者的胃口啊...”
高橋:“唔...”
是啊,當我還是青少年的時候,我也喜歡那樣的東西啊。
編輯:“而且這種東西要發展周邊商品很容易啊,印卡片成本可是很低的呢,但是利潤卻很容易拉高啊,只要說是什麼很難得出現的卡片、漫畫的主角也用過的卡片,那個價格很容易哄抬起來的,當漫畫家還是要靠這種東西才能賺錢的,你說是吧? ”
高橋:“唔...”
我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現實居然是這樣。

編輯:“況且只要用這樣的Game稍微連載,消毒個一陣子,這樣子家長和官員也不會提告啦,沉迷在撲克牌的Game,總比學習主角們可怕的暴力行為以及危險的生活用品Game好,是吧?家長也可以控管小朋友的零用金,讓他們沒那麼容易買到啊~~我是說真的,高橋老師,這是為你好。”
高橋:“可...可是...”
我本來還想反駁,這樣青少年說不定會為了買卡片而耍任性,甚至偷父母的錢,但是已經沒有力了。
現實真的沒有漫畫、Game那麼簡單啊,討厭的很呢。
可不是一個你丟幾個骰子、抽幾張機會命運、用棋子走幾格,就能夠輕鬆決定,或是改變未來的Game。
當你出局或是戰鬥失敗的時候,並不會在下一輪遊戲開始,或是讀紀錄檔時復活啊。
編輯:“總之呢,這幾天你好好想想吧,如果你要時間,我可以讓你暫時休刊一下”
高橋:“...我明白了,我盡快給你答覆。”
我掛上了電話。

幾天后,我認了。
我就像個被武藤遊戲懲罰的壞人一樣,失控的把眼前、牆上滿滿的遊戲點子全部撕下來,丟進了垃圾筒。
取而代之的,是一張張畫著怪獸草稿,寫著不同攻擊力、守備力、特殊能力的紙,
還有無止境的裝備卡、陷阱卡、魔法卡,之後還有大家趨之若鶩的稀有卡。
這就是“決鬥者的王國篇”、“戰斗城市篇”以及之後的故事的真正由來。
我真正的夢想,就如同真崎杏子內心的房間,那個充滿舞蹈家的夢想、希望與未來一樣,成為我永遠都收不回來的伏筆。反正沒有人關心。
為了不要當在現實之中被別人瞧不起的城之內克也和本田廣,我選擇這樣的路。之後每一次的連載,我不需要花很多時間去思考遊戲的規則。
我不需要去思考遊戲背後的意涵、教育。
我不需要在每一回的故事裡,刻劃一個新的,青少年可能遭遇到,一個個受人崇拜、光鮮亮麗,但是暗地裡卻是些瞧不起別人、幹些不法勾當的,真正的壞人。
我甚至不需要思考每一次遊戲要怎麼包裝,和現實生活結合,也不用一開始就想好主角要用什麼巧妙的攻略來挽回自己的頹勢。
我只要每天上網,看不同的圖監,畫出不同的卡片掃瞄進電腦,按按計算機看主角接下來還剩下多少的生命值,就可以輕鬆的維持我的生活,賺進數不清的鈔票。
你們了解嗎?這個社會本身才是個真正的決斗場,而我們都是被所謂的“玩家”們,按照早就存在的規則互相殘殺,用完後就被丟進墓地的,沒用的怪獸卡!
為了我的生活,我的未來,那一天晚上,我選擇把靈魂賣給惡魔。
是啊,就如同我所畫的那一張“惡魔的召喚”。

END

 

儘管不知道是不是作者真正的獨白,不過我們在文中看到了很多。

一個畫家不能畫自己想畫的東西會有多麼的痛苦。

還有這個社會。

 

仔細想想看。

畢竟前面玩的遊戲的確都和卡片無關,也與眾不同。

但在跟海馬的最後對決節束後的日子裡,玩了幾場其他的遊戲之後,劇情就硬是轉向貝卡斯的"決鬥者王國"那邊。

隨之而來的劇情是海馬公司的五大佬"F.G.D."和"決鬥者王國"。

這幾大路線無非是使用卡片做為主要劇情,為了救出爺爺而"努力"湊齊星星決鬥。為了幫助朋友成之內取得救治妹妹的醫療費的"友情"。還有決鬥中不可或缺的熱血的"勝利。

至於剩下的,我想各位也都看得出來,無非都是再努力、勝利、友情中打轉。

而原本每集主角都會對壞人發動的黑暗遊戲,到後面也是少之又少。

即使這是Fun文,也有可能是真的也說不定。

當然我們不可能知道事實,也不可能有辦法知道。

 

不過遊戲王的確為我們帶來了不少歡樂。

自決鬥者王國開始,到了後面的決鬥城市篇。遊戲王的規則開始訂了下來。

不在有誇張的直接召喚,而是採祭品召喚。還有先前一些誇張的魔法、陷阱的發動順序也都修正了過來。

慢慢的穩定了遊戲王的基本規則,也奠定了遊戲王做為最初的、也是最大宗的卡片遊戲之後的路。

 

而我對於遊戲王的想法啊...

是一直都很喜歡。

不管是小學,卡片規則還沒成形,純粹比攻擊力大小的時候。(那時候卡片的背面是紫色的。)

還是小學中旬開始,遊戲王正式踏入軌道的時候,我一直都很喜歡遊戲王。

直到現在也是。

我喜歡它的規則、喜歡它那每張都不同,突顯卡片特色的卡圖、喜歡它們的所有卡片。

最喜歡的是它裡頭複雜且繁多的效果,可以讓每張卡片都有不同的效果和連鎖作用。

每個人所組出來的卡組和想出來的戰法,也會因人而異,樂趣也是各個不同。

要是沒有一定的創意和想法,甚至還組不出一組像樣的卡組呢。

我想我對於遊戲王卡的想法,即使邁入中年,喜歡的這種念頭也不會消退吧?

喜歡的東西就是喜歡,是不會變的。就算消退了,至少也曾經喜歡過。

 

可能有人會說,遊戲王是個幼稚的東西。

但我不會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因為那只是(你/妳)沒接觸過,所以不知道箇中的樂趣。

就像上面所說的,複雜且特殊的效果很多,加上每個人的想法不同,出來的卡組也各有不同,因此也會有無限的樂趣和無限的思路。

 

也可能有人會說,玩什麼卡片,無聊極了。神之卡就贏了啊?

但(他/她)可能不知道,神之卡這種東西只是買遊戲卡匣送的贈品,根本不能用來打。

雖然已經實體化了,但侷限在現在的規則和眾卡片的效果之下,神之卡並不算什麼。

再現在的卡片環境中,神之卡光是能叫出來,就很令人讚賞了。

當然人都是各有所好,所以基於某些理由,不得不反駁一下有上面那些想法的人。

畢竟沒人會想聽到自己喜歡的東西被貶低嘛。/(ゝ∀・)

 

以上就是我的想法。

本文就打到這邊,感謝看到最後的各位。

為了感謝你們,附上我目前最喜歡的一張卡片的圖吧~(´∀`)~


創作者介紹

JC 的部落格

Johnson (姜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